无标题文档
当前位置:首页 >
上市公司碳披露
 
沪市上市公司碳效率分析与产品开发研究
发布时间:2014-08-20
 
  一、引言

碳金融泛指服务于减少碳排放的金融制度和相关投融资活动。随着全球气候变化成为热门话题,碳金融产品也成为投资新宠。我们认为,未来碳金融将成为与互联网金融、大数据金融相并列的三大新金融领域。积极开展碳金融研究不仅符合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要求 ,也是未来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有益尝试。鉴于此,本报告对中国碳效率现状进行了全面研究,并基于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提出了碳效率的估算模型和指标,估算了其碳效率水平,进而编制了相应的碳效率指数,并且还提出了基于碳效率指数的产品开发建议。 

二、碳效率核算与碳信息披露: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

1、碳效率的概念

国际上通常用碳足迹(Carbon Footprint)来衡量一个组织或者产品释放的温室气体(GHG)量,主要由每年碳排放也即碳消耗量来评估定义的。碳效率(Carbon Efficiency)就是对主体产生碳足迹效率的一种量化方法,一般是采用公司年收入与对应年度的碳排放量相比来计算,表达式为二氧化碳当量(tCO2e)的吨数除以年收入。

碳排放的量化是计算公司碳效率的重要基础。一方面,碳排放的量化便于公司了解自身的碳排放水平,找到节能减排潜力最大的环节,做出有效的减排选;另一方面,碳排放作为碳交易的标的,准确量化是促进高效交易的前提,也为相关指数以及基金等碳金融产品的产生提供了设计基础。

2、国内外碳排放的核算方法

对碳排放量的计算,至今仍没有形成统一的标准。国际碳排放核算体系主要由自上而下的宏观层面核算和自下而上的微观层面核算两部分构成。前者以IPCC的《国家温室气体清单指南》为代表,它通过对国家主要的碳排放源进行分类,在部门分类下再构建子目录,直到将排放源都包括进来,它本质上是通过自上而下层层分解来进行核算的。

而自下而上的碳核算方式通过对于企业和产品碳足迹的核算,了解各类微观主体包括企业、组织和消费者在生产过程或消费过程中的温室气体排放情况,理论上可以汇总得到关于一定区域内的碳排放总量。该种核算方式主要包括三种方法:一是基于产品的核算,主要是基于产品生命周期计算“碳足迹”,以PAS 2050标准为代表;二是基于企业 /组织的核算,通过排放因子法来计算碳排量。目前,较为公认且运用比较广泛的核算企业温室气体排放情况的方法指南是《温室气体协议:企业核算和报告准则》;三是基于项目的核算,重点确定基准线排放。该方法主要包括《京都议定书》中的清洁发展机制(CDM)、WRI 和 WBCSD 制定的“项目核算GHG协议”(The GHG Protocol for Project Accounting)以及国际标准组织(ISO)发布的国际温室气体排放核算、验证标准??ISO14064。

近几年,我国也发布了一些全国性和地方性的碳排放核算体系,例如,《上海市温室气体排放核算与报告指南》、《江苏省温室气体排放信息平台计算指南》、《基于组织的温室气体排放计算方法》等。

3、碳信息披露监管实践

根据联合国2013年发表的《可持续的证券交易所2012》调查报告显示,巴西、马来西亚、德国、英国、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南非、韩国、新加坡、泰国、加拿大等地区的证券交易所都已对上市公司有关碳信息等社会责任信息披露提出了明确要求,很多交易所还制定了相关的报告指引。目前,世界各地交易所对碳信息披露的监管要求正在逐步从自愿性、鼓励性披露转向为强制性披露,且对披露指标提出更清晰的要求。并且,碳信息披露监管要求已经不再归属于通用性的社会责任信息披露,而是越来越具有专题性的信息披露要求。后者往往比前者更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其目的性也更加明确,因而对上市公司的直接和短期影响更大。由此可见,碳排放信息披露正在全世界范围内逐步被纳入监管范围,成为监管新规定。可以预期,在不久的将来,无论在何处上市,上市公司都可能会被要求披露细致的碳排放信息。

三、沪市上市公司碳信息披露现状与问题

1、上市公司碳信息披露现状

随着近几年上市公司环保意识的增强,一些跨市场上市的公司开始尝试在社会责任报告中披露有关温室气体排放以及与环境保护相关的信息。经过分析2012年沪市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报告,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开始披露环境方面的信息,并且开始尝试遵循国际标准披露有关能源消耗、清洁生产、节能减排以及资源再利用方面的数据。

本报告主要通过在线问卷调研、电话调研、实地调研等相结合的方法对沪市上市公司的碳排放信息披露情况进行进一步研究,力图对公司在能源消耗、温室气体排放以及应对气候变化风险等方面的情况进行分析。具体来说,我们采用在线提交和电话回访的形式对944家上市公司发放有关碳排放信息的调研问卷,回收了问卷509份,其中378家公司反馈了完整信息,131家公司提供了部分信息;然后再重点选择2012?会责任信息披露较好的公司作为实地调研的样本,重点去上汽集团、复兴医药等几家公司进行了实地调研。

从调研情况看,沪市60%的上市公司已经设立单独的部门来承担环境、能源消耗以及公司减排的具体责任,以及实现气候目标的各种激励机制;超过85%的公司在日常生产管理中已经开始重视温室气体的排放;65%的公司已经着手设立具体的减排目标;57%的样本公司制定了详细的减排计划并鼓励有关减排活动的投资;56%的样本公司都已经自愿披露相关的社会责任信息,并且在披露社会责任信息的公司中,大约95%的公司都会在社会责任报告中涉及能源消耗、环保以及气体减排的内容。在碳排放核算方面,只有40%的公司完整地提供了有关水、电、煤、蒸汽以及制冷等能源消耗的数据,并且只有不到20%的高耗能的企业提供了相关生产过程中二氧化碳的排放量。

2、上市公司碳信息披露中存在的问题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上市公司对碳排放信息的披露尚处于起步阶段。不过,一些公司在碳排放信息核算和披露方面开始尝试与国际接轨,评估公司活动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但是,我国上市公司在碳排放核算和信息披露方面还存在以下几个主要问题:

一是缺乏碳信息披露的动力。公司目前越来越重视环境变化对自身生产的影响,也开始重视通过节能减排和清洁生产来应对环境变化所带来的风险。但是,公司都感觉无从下手,一方面缺少国家政策的支持,另一方面自身采取行动的动力不足。

二是信息保密问题。公司在碳排放信息披露方面都比较谨慎,考虑社会影响和国家监管等问题都不愿意披露温室气体排放的情况。

三是缺乏统一披露规则与标准。目前国内对碳排放的核算和报告没有统一的规范和要求,公司对碳信息披露没有依据的标准,也没有相关机构对信息披露工作进行指导。

四是缺乏碳数据审计。公司对碳排放信息的披露比较随意,很多已经提供的数据的准确性尚待讨论,国内也没有独立的第三方机构对公司披露数据进行审计。

四、上市公司碳效率核算方法与指标构建

1、上市公司碳效率估算方法

上市公司的碳排放主要体现在生产过程中的燃料燃烧以及电力、热力、蒸汽以及制冷等能源消耗。通常一家上市公司的生产量越大,能源消耗就越多,碳排放量也就越大。因此,基于上市公司披露的年报数据,我们可以通过计算公司的能源消耗费用间接估算其碳排放量。

具体来说,我们先根据管理费用和生产成本构建模型估算公司对于能源消耗的费用;然后根据公司财务数据和问卷调查数据估算能源消耗费用与标准煤之间的转换关系,将公司的能源消耗费用换算成其消耗的标准能源数量;最后采用排放因子将能源消耗数量(标准煤数量)转换为碳排放量(二氧化碳当量),最终估算公司的碳效率水平。

2、上市公司碳效率指标分析

根据上述估算方法,我们用公司的能源消耗费用来间接估算其生产过程中排放的二氧化碳当量,并把碳效率指标表示为:碳效率=二氧化碳当量/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上述碳效率指标越小,表示公司单位产出的碳排放量越少,即碳效率越高。

从不同行业的分布情况来看,在沪市A股市场中,金融、文化与信息技术类行业的碳效率指标相对较小;房地产、批发零售和综合类行业的碳效率指标相对较高。这表明,金融、信息技术等行业的单位产出的碳排放相对较少,而房地产和批发零售行业的单位产出的碳排放则相对较高。

从不同区域的分布情况来看,中部地区和西部地方上市公司的碳效率指标相对较小,而东部地区上市公司的碳效率指标相对较高。这表明,虽然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高于中部和西部,但东部地区上市公司单位产出的碳排放较多,碳效率水平相对不高。

从不同产权性质的分布来看,与外企和民营企业相比,国有企业的整体碳效率水平相对较高。这表明,国有企业的单位产出的碳排放相对较少,在注重经济效益的情况下,国有企业在节能减排方面的效果更加明显
 
[返回]

相关文章
2014-08-20



友情链接:
     

@2014 中国环境能源交易网.保留所有权利 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 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市中山北一路121号花园坊B1 联系电话:021-56903000
联系邮箱:shets@cneeex.com
沪ICP备10023009号